圖片新聞
師大故事
  

三十載初心不改,繪制中華民族體質“地圖”


發布時間:2019-03-22

在天津師范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有這樣一位老人,年屆七旬仍然奮戰在我國民族體質人類學研究的前沿,三十多年來,通過遍布全國的田野調查,開展對我國各民族人口的體質特征數據采集和生物研究。目前已經在國內率先完成了漢族、蒙古族等39個族群的體質研究,建立了全國最大的民族體質人類學數據庫,勾畫出了一幅詳盡的民族體質地圖,使天津師范大學成為我國體質人類學宏觀研究的“重鎮”。他就是天津師范大學人類生物學教授鄭連斌。

1983年的一天,已經畢業留校工作的鄭連斌在圖書館里看書。當他隨意翻到一本名為《中國八個民族體質調查報告》的書時,他眼前一亮。這是一本對云南及周邊地區8個民族的體質測量調研報告。興奮不已的他為自己定下了科研目標,便隨即開啟了體質人類學研究的科研“長征”。

“8000元,這是我的第一筆科研經費?!编嵾B斌回憶起上世紀80年末開始逐漸起步的科研工作,他用這筆當時看來是“巨款”的經費,花了三年時間跑遍了內蒙古118.3萬平方公里區域內的所有民族聚集地對蒙古族進行體質測量。彎腳規、直腳規、馬丁尺,是他行囊中的常備工具;干燥、風沙、嚴寒,是他每一段路途中形影不離的“伙伴”……在這樣艱苦的研究條件下,鄭連斌在國內首次完成了對蒙古族的體質人類學研究。

這僅僅是一輩子奮戰在田野調查第一線的“戰士”鄭連斌,吹響的第一聲戰斗號角。

2009年,由天津師范大學牽頭,鄭連斌教授帶領團隊啟動了我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漢族體質調查。通過對各省在當地世居三代、身體健康的漢族成年人進行隨機抽樣測量,獲得了包括頭圍、面寬等頭面部以及身高、體重等共86項體質指標數據。以此為基礎,他們將建成“中國漢族人體質人類學數據庫”,進而為國家提供漢族體質人類學方面的完整資料。為了盡量保證數據的“典型”性,團隊刻意避開了北京、上海這樣人口流動大的城市,而是以方言族群分類,深入到各省中小城市和農村,對世居當地三代以上、身體健康的漢族成年人分年齡組進行調查。從東部的浙江、福建,到西部的甘肅、陜西,從南邊的廣東、云南,到北邊的黑龍江、吉林,團隊在二十二個省設置測量點,歷時4年,測量了4.3萬多名“典型”漢族人。其中對25000多人按照86項人體測量指標進行了測量,對17000多人進行了25項群體遺傳學指標調查。綜合111項指標,形成了一個包含263萬多個有效數據的數據庫。這不僅破譯了漢族人體質“密碼”,還為生物學、遺傳學等方面的研究提供了強大的數據支持。這是2000多年來第一份漢族人體質數據庫。鄭連斌說,漢族是世界第一大民族,占總人口的18.2%。我國55個少數民族都擁有至少一份體質數據,但在此之前,尚無完整的漢族人體質資料。這個數據庫的形成,意味著“中華民族體質數據庫的初步建成”。獲取當代漢族體質數據,對于國防科技、交通運輸、建筑設計、刑事偵查、醫療、教育、體育、征兵、招生乃至服裝和家具的制作,都具有價值。

從2006年至今,鄭連斌還一直從事我國未識別民族的體質調查工作。他帶領團隊進行的體質人類學研究是對這些民族體質的搶救性調查。然而,我國未識別民族主要隱沒在西南邊陲的群山峻嶺中,團隊成員都勸鄭連斌不必親赴采樣地,年屆七旬的鄭連斌教授為了確保工作的順利開展,還是義無反顧地踏上開往西南的火車,繼續“沖”在田野調查的第一線。

2016年七月,鄭連斌帶領團隊前往西藏墨脫“尋訪”中國人數最少的珞巴族。墨脫曾經是全國2100多個行政建制縣中唯一不通公路的縣,如今雖然通了路,但只有越野車才能保證安全通行,大家好不容易找到了越野車,卻不想在半路上遇到了塌方將路阻斷。當時大家都嚇壞了。鄭連斌也猶豫著到底是打道回府還是繼續往前?和當地的村民們一聯系,得知他們已經在村子里集合,甚至自發地排好了隊,大家一致決定走著去村里。

鄭連斌和大家一起翻過2米多高的落石,背著測量儀器,走了兩個多小時的山路,終于來到目的地。到了之后他們也來不及休息就馬上開始工作,為100多名珞巴族人進行了測量,直到下午四點才吃上一口午飯。

在中國與尼泊爾邊境上,有一個獨特的族群——夏爾巴人。前不久,鄭連斌教授帶領團隊來到了定結縣陳塘鎮對夏爾巴人進行體質測量。陳塘鎮位于喜馬拉雅山脈深處的山坡上,雖然垂直距離只有400多米,但大家在這條危險崎嶇的山路上足足爬了一上午才最終到達,然而第一個登頂的竟然是這位70歲的老人。

在貴州黃平望壩村探訪未識別民族“革家人”時,當地生活條件極其艱苦,身高近1.8米的鄭連斌教授只能躺在一張不到80厘米寬的床板上休息,連續三個晚上鄭連斌“動也不敢動”。

在四川平武為“白馬人”做體質測量,遇到了罕見的暴雪,大家只帶了春秋穿的衣服,鄭連斌凍得“身體完全沒有感覺”;在云南楚雄又遭遇了連日的陰雨潺潺,大家只能在雨中完成調查。

每次出發前,鄭連斌都要跟新入團隊的成員“打預防針”,告訴他們當地的生活條件很艱苦要做好心理準備,但每個人回來后都跟他說:“鄭老師,我沒想到有這么苦!”

三十多年來,鄭連斌教授從事民族體質人類學研究田野調查的行程超過30萬公里,走遍了全國22個省市自治區、230多個村莊,僅云南一省就先后去了12個地區探訪了13個族群。由鄭連斌、宇克莉等人組成的人類生物學科研團隊長期從事我國民族體質人類學研究。團隊已經在國內率先完成了漢族、蒙古族等50個族群的體質研究,獲得了超過6萬人的400多萬個有效體質數據。目前,國內僅有鄭連斌教授帶領的這一支科研隊伍對僜人、圖瓦人、布里亞特人、空格人、八甲人、夏爾巴人等未識別民族進行體質人類學研究,他們已經完成了17個未識別民族的體質人類學調查。如今,本可以退休在家享受天倫之樂的鄭連斌教授仍然與年輕人一起,爬高山、涉險灘,在大山里、在邊境線、在一個又一個散落在地圖上的小村莊從事著他喜愛的體質人類學研究。

鄭連斌教授在母親96歲高齡需要人全程照顧的情況下,為了我國體質人類學事業更好的開展,仍然奮戰在體質人類學的前沿。被問及為何始終堅持到一線做調查研究時,他說:“擁有五千年文明的中華民族還缺少一份完整的、可靠的屬于我們自己的身體數據,我既然從事了這項研究,就有責任來完成這個任務,雖然工程浩大,但我還是想堅持下去?!?/p>



關閉

快速鏈接
 
地址:天津市西青區賓水西道393號 郵政編碼:300387      
津ICP備09008453號-1|津教備0385號
津公網安備 12011102000560號|事業單位標識
X
選擇其他平臺 >>
分享到
网上网赌正规靠谱真人实体现场平台